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林培源:通過細微的事件去呈現平靜生活下湧動的波瀾
來源:《小説月報》 |   2021年10月08日07:45

林培源,1987年生,青年作家,廣東澄海人,清華大學文學博士、美國杜克大學東亞系訪問學者(2017—2018年),小説見《花城》《作家》《大家》《青年文學》《小説界》《廣州文藝》等刊物。曾獲第二屆“《鐘山》之星”年度青年佳作獎、第四屆“紫金·人民文學之星短篇小説佳作獎”。出版有小説集《小鎮生活指南》《神童與錄音機》等,小説集《小鎮生活指南》獲選《亞洲週刊》2020年十大中文小説。

 

Q:小説月報 A:林培源

Q

請您介紹一下最近讀過的某本書。

A:最近剛讀完馬來西亞華裔作家黎紫書的長篇小説《流俗地》,這是一部呈現馬來西亞當代社會的“長卷浮世繪”式的小説,故事時間跨度長達五十餘年,但它沒有采用傳統家族史式的、史詩式的寫法,而是以散點透視的方式,呈現了我理想當中的世俗小説的樣貌:真誠,充滿日常生活的氣息,細節飽滿,“流而不俗”,很好地處理了小説技巧的“顯”和“隱”的關係。

Q

到目前為止,您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哪一部?

A:我寫了十幾年的小説,目前最滿意的作品還是《灰地》(《小説月報》2021年第7期選載)。過去我寫的“潮汕小鎮故事”人物相對單一,基本是處在生活邊緣的無助、無名人物,但在《灰地》裏,我試圖把目光放到另一個階層——鄉鎮的小老闆身上,以點帶面,通過細微的事件去呈現平靜生活下湧動的波瀾。對我來説這是全新的嘗試,這篇小説是我寫作路上的一個轉折點。

Q

您認為作家是可以培養的嗎?

A:從寫作者的身份、來路出發,寫作有專業 (科班)和非專業之分,但從小説本身的專業性來説,這些身份和來路都不重要。從這一層面講,作家是可以培養的,歸結到小説創作,敍事的技巧 (視角、人稱、時間、空間、細節、人物塑造等) 是可以通過經典細讀、揣摩和模仿借鑑等手段習得的。但一個作家能走多遠,除了落在小説文本上的可見的“基本功”,對生活的熱愛、精神的成長和涵養等或許更重要。

Q

請描述一下您與現在生活的這座城市的關係?

A:廣州是我讀研時待過的城市,博士求學生涯結束後,我選擇回到這裏生活。我骨子裏喜歡世俗生活,廣州既有豐厚的嶺南文明,又充滿人間煙火氣,非常適合我;我的工作落於此,孩子也在這裏出生,對我而言,廣州是一座可親可近的“生活”之城。

Q

請向讀者推薦幾本您心目中的理想小説。

A:《包法利夫人》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《金瓶梅》《白鯨》……